企业文化

新华社记者煤矿下井体验记:产一块煤实属不易

更新时间:2021-09-16

  新华网太原11月15日电(记者吕晓宇)气温骤降,煤炭需求旺盛,山西省各大煤矿加紧生产www.hljt4.com.cn,煤矿和矿工的生产状况怎么样?企业的安全生产管理如何?12日,记者到山西潞安集团的特大矿井常村煤矿进行了3小时的井下体验。

  12日14时40分,记者进入常村煤矿的职工澡堂,从内到外更换了矿工服装,灰色的内衣、蓝色的工作服、白色的毛巾和手套、黑色的皮靴,然后到井口领取安全帽、自救器和矿灯。常村煤矿副矿长张国庆说,矿工升井后可以直接洗澡。尽管记者曾多次下井,但在张国庆讲解矿灯和自救器的使用方法后,通过贴满安全标语的井口通道,再通过安全监测仪、测酒仪,再乘坐矿井罐笼到达井下大巷时,仍感到有些紧张,毕竟已经到达地下400多米深的地方。当听到大巷内播放着曲名为“回家”的萨克斯音乐时,记者的精神才有些放松。

  张国庆告诉记者,目前煤矿全天24小时实行3班倒,每班作业8小时,工人一个月工作22天。“矿工从下井到换班升井要耗时约10个小时。常村煤矿的400米并不算深,我国一些老矿井深度达近千米,矿工到达工作面的时间也更长,工作强度更大。煤矿的矿领导带班下井制度已经坚持了多年。我有时带班升井后,两腿累得就像灌了铅一样沉。”张国庆说。

  在巷道内,记者遇到了综采安装队工人李亚平。今年40岁的李亚平已经在常村煤矿干了13个年头。“井下累吗?”“每天得在井下呆几个小时?”记者一连问了几个问题。“当然累了,每天从下井到升井可能要9至10个小时。不过我还年轻,好好睡一觉就能缓过来。”满脸煤黑的李亚平笑起来牙齿特别白。

  记者先后乘坐“罐笼”、“大巷人车”以及“卡轨车”,中途两次行走约2公里才到达掘进工作面,整个行程近10公里。由于身着安全帽、矿灯和自救器,穿着皮靴,途中有的巷道宽,有的巷道窄,伴随着风机的呼啸声行走时,时而顺风、时而顶风,巷道上方布满了防止冒顶的“锚杆”,巷道两旁各种管道、线路有粗有细,光线明暗不均,伴随着满身渗出的汗,紧张感又不约而至。

  张国庆说,为了减轻矿工的劳动强度,煤矿为矿工新配备了“架空人车”,又称“猴车”。每个矿工可乘坐一辆“猴车”滑行到工作面,可减少约2公里的行程。煤矿还通过在巷道内放音乐、提高矿工的用餐标准改善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条件。“畅途”长途汽车票查询、订票、送票业